【幸福的預感】Chapter 4-1

Chapter 4-1

在于凱森莫名其妙地抱住我的隔天,我們一起去吃了他讚不絕口的鐵板燒,相處起來還算自然,好像前一天的那個擁抱根本沒有發生過,我沒有主動說、他也沒有特別提起,要出門之前,我一直揣摩自己應該用怎樣的態度來面對他,但是現在感覺起來,我的揣摩似乎是多餘的,因為這樣的相處很讓我覺得安心

在吃完鐵板燒之後,有將近兩個禮拜的時間沒有見到他,上一次是通識課的教授請假調課,而這一次則是他翹了課,雖然偶爾晚上他會打電話或是傳訊給我,我們會聊上一段時間,但是原以為今天會在課堂上看到他的自己,卻發現心裡好像有那麼一點點的小失望。

結束了必修課程,我背起背包,站在也背起背包的蕙儀身旁,「走吧!」

「嗯,等一下陪我去找王宇浩。」

「唔?」

「我去跟他拿一下邀請卡,免得我媽又要唸我了。」

    「什麼邀請卡?」

   「他爸的公司有個什麼晚會,邀請我爸媽參加。」

   「喔……可是邀請卡這種東西,為什麼需要宇浩學長轉交?妳不是說,你們的爸媽不只是生意上的夥伴,私下也很要好嗎?」我跟在蕙儀後面,走出了教室,直接往系學會的辦公室走去。

「我哪知道,我想應該又是製造機會給我們吧。」

「製造機會?」我瞪大了眼睛。

「因為他爸媽覺得我是他最佳的媳婦人選,我爸媽覺得有王宇浩這樣的女婿也很好,所以囉!」

「我從沒聽妳說過耶!」我還是覺得驚訝。

「覺得根本不可能,所以從沒提過,再說我有我的利誠,幹嘛提這個。」

我點點頭,「也對。」

「走吧。」蕙儀揚起眉。

一走進系學會辦公室,就看見學長很專注地盯著電腦打資料,直到蕙儀喊了第二聲,宇浩學長才從電腦的世界裡回過神來,給了我們一個微笑之後,從他的抽屜裡拿出一張邀請卡。

「妳再不來拿,董媽媽就要殺過來了。」宇浩學長笑著,把手上看起來很精緻的邀請卡遞給蕙儀。

「我也是怕她殺過來,才趕快來拿。」蕙儀吐吐舌。

「所以晚點要回家?」

「對,我哥今天剛回國,說什麼全家人要一起聚餐。」蕙儀聳聳肩,「我媽有問你要不要一起來?」

「不了,要趕一下資料。」學長聳聳肩,無奈地指了指電腦。

「嗯,好啦……原想說你一起去,可以早點陪我回來的,免得又要被嘮叨。」

「認真面對吧!」

「哼。」蕙儀聳聳肩,不以為然,然後手機正好響起,便走到外面去接電話。

「哈,蕙儀就是這樣,每次家庭聚會就老愛抓著我一起去。」

「因為擔心媽媽又叫她休學到國外念書?」

「對啊,誇不誇張?」

「還蠻有趣的。」

學長笑著,然後放在一旁的手機竟然也響了起來,他按了接聽後,只說了一個「好」字,就掛斷了電話。

「妳的好朋友董蕙儀打的,說妳怎麼不接電話。」

「喔?」

「她說叫妳在這等一下,她先去機械館找利誠拿個東西。」

「嗯,公主的指令,我不敢違背。」我抿抿嘴,無奈地聳聳肩,拉了一旁的椅子,坐在學長的右手邊。

因為我的話,學長笑了笑,然後站起身從角落的小冰箱裡拿出一瓶柳橙汁,很貼心地幫我扭開瓶蓋,再把瓶蓋轉緊,「喝個果汁吧。」

「謝謝。」我接過冰冰涼涼的柳橙汁,放在一旁,然後拉開椅子坐下。

「我先趕資料,那邊有些書……但很枯燥乏味就是了。」

聽了宇浩學長的介紹,我噗哧地笑了出來,「這樣介紹系上財產,好像有點說不過去。」

「是這樣沒錯,但是是千真萬確的,連我自己都沒看過幾本。」

「真的假的?」我微微挪動身子,往後看了書架上的書,看起來確實都是有點乏味的參考書,「好像真的是,不過……」

「嗯?」學長揚起眉,驚訝地看著我。

「像學長這種感覺會看很多書的人,也會有覺得枯燥乏味的書?」

「當然,別把我想得太有書卷氣。」

「哈,才不是呢!是聽蕙儀說過,她說學長從小就愛看書,不管什麼類別的書都看。」

「蕙儀太誇張了,不過也難得會說我好話。」

「可別這麼說!」我揮揮手,「雖然蕙儀常常虧學長,常常和你吵來吵去的,可是在我面前,她可是很稱讚學長的,她還說學長是不可多得的……」

「什麼?」

「天菜。」我笑了。

「哇!董蕙儀什麼時候這麼良心大發現?」學長停下原本敲打著鍵盤的手,揚著眉帶著滿滿的笑意看著我。

「所以,蕙儀還是很以你這青梅竹馬為榮的,不然怎麼會拍胸脯掛保證,說你是天菜呢?」

「那妳呢?」

「我是小草系列。」我笑了笑。

「我不是要問這個,而且……路子耘怎麼可能是小草。」

「我當然是小草,小公主身邊的,公主身邊不是都會有一些小草類的角色?」說完,我哈哈地笑了。

   「怎麼這麼說自己?」

「實話實說囉。」我眨了眨眼,「對了,學長要問的是什麼?說我怎麼樣?」

學長抿抿嘴,先是停頓了幾秒,像在思考什麼一樣,「沒什麼。」

「喔……」

學長給了我一個微笑,但好像有點欲言又止的樣子,原本以為學長要開口說話,但是最後,他只是把目光停留在電腦螢幕上,又開始打起資料。

我趴在桌上,看著學長的側面,突然發現學長的側臉好看歸好看,但是沒說話的時候,好像有那麼一點點嚴肅,也許這就是屬於領導者的特質,有一種不說話就能讓人信服的氣質。

「怎麼了?有種偷看我的感覺。」學長轉頭,帶著微笑看我。

因為學長的話,讓我有點難為情,我移開目光假裝看別的地方,但其實也是欲蓋彌彰而已。

「怎麼了?」學長又問了一次。

「沒有,只是覺得……今天的學長,欲言又止的樣子,好像有心事。。」

「嗯……像妳那天一樣有心事?」

「沒錯!」我抬起頭,還假裝拍了一下手,「所以學長今天也像我那天一樣說謊?」

他哈哈地笑了兩聲,「不是,我只是在考慮,是不是可以把心裡真實的感受說出口而已。」

「啊?」

學長放開她原本握住滑鼠的手,低下了頭幾秒後才抬起頭來,用一種很不一樣的眼神看著我,「其實,一直以來,對妳……」

「啊!」放在我面前的手機因為來電而震動,「我先接一下電話。」

「接吧!」學長苦笑了一下,把視線移回電腦螢幕,答答答地繼續打起資料。

「喂?」

「路子耘,妳在哪裡?」于凱森的聲音。

「于凱森?你怎麼用別的號碼打來?」沒想太多,我喊出了他的名字,然後我發現學長看了我一眼。

「這是我另一支手機的號碼。」

「喔……」

「今天的課到幾點?」

「已經沒課了。」

「那要不要一起吃飯?」

「晚餐?」我看了一眼手錶。

「七點,我在妳住處樓下等妳,好嗎?」

「改天好了,我今天應該會跟蕙儀一起吃。」

「改天?也好。」他思考了一下,「啊!對了!妳要不要喝果汁?我正好在那家要排隊排很久的店,順便幫妳買一杯?」

「不用啦!因為我現在還在系辦等蕙儀,他去找她男朋友拿東西,只是已經去了二十分鐘了還沒回來。」

「妳一個人?」

我抿抿嘴,看了學長一眼,這次決定實話實說,「還有宇浩學長。」

「喔。」雖然隔著電話,但我覺得自己好像感受到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「那不打擾妳了。」

「幹嘛這麼說?」

「開玩笑的,」他輕輕地說著,「原以為兩個禮拜左右沒見面,妳會有點想我的,但感覺起來似乎並沒有。」

「臭美,你這自大狂。」我皺起眉頭,用力地哼了一聲。

「既然如此……」

「嗯……」

「我還是找其他女生去吃飯、喝飲料,感覺起來比較實在。」

「于凱森!」

「哈,吃醋了?」電話那頭的于凱森笑笑的說。

「于凱森,你真的很有事。」

「開玩笑的,不打擾妳跟妳的完美學長相處,拜拜。」

「拜拜!」把手機拿離耳朵,我按下結束通話,然後將手機放回桌上。

「阿凱?」

「嗯。」

「約妳吃飯嗎?」

我看著表情好認真的學長,雖然覺得在他面前講這些有點尷尬,但想想如果隨便回答又更奇怪……所以我只好點了點頭。

「是啊。」

「感覺起來,妳跟阿凱好像蠻熟的。」

「蠻熟的……如果說和他蠻熟的,又好像不是這麼一回事,其實有很多他的事情,我並不清楚,」我想了想,才再次開口,「不過和他相處起來,就跟學長一樣,很自在也很輕鬆,而且,是一種很舒服很開心的感覺。」

「是嗎?」學長笑了一下,但這個微笑好像不似平常的開朗,像藏了一種淡淡的苦澀。

「嗯。」我假裝用力地點點頭,想讓學長開心一點,「沒有說謊喔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學長拍拍我的頭,然後移動滑鼠,把資料存檔後,關了機。

「打好囉?」

「差不多了,回去再修改一下就好了。」

「嗯。」我看著正在收拾東西的學長,決定把心中的疑惑說清楚,「學長……」

「怎麼了?」

「雖然這麼問,好像我太多管閒事了點,」我吸了一口氣,「但是我真的覺得很可惜……」

「嗯?妳想說的是,我跟阿凱?」

我點了點頭,微微挪動身子,看著學長,「嗯,蕙儀說你們曾是很好的朋友,可是為什麼現在的你們會這樣針鋒相對、形同陌路?」

「只是因為誤會。」

「如果只是誤會,那不是更該說清楚嗎?因為誤會而破裂的友情,怎麼想都不划算,如果是誤會,為什麼學長不跟于凱森講清楚?」

宇浩學長將他的臉埋在他大大的手掌裡,沉默了幾秒,才再次開口,「因為那個誤會的結,在另一個女孩身上。」

「什麼意思?」

「子耘,因為我答應過這個女孩要保密,所以,我不能告訴妳。」

「即便讓你們變成這樣,也不能說?」因為有些許的激動,所以音調為為提高了些。

「是。」

.ads in wordpress

   「那,那女孩還有跟你聯絡嗎?說不定她已經釋懷,她根本就忘了要你保密什麼的約定。」

「在高中畢業之前,她出國了,沒有和我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聯繫。」

「如果可以,就盡量找她吧。」

「嗯。」學長拉起背包的拉鍊。

「如果你們可以把誤會解釋清楚,恢復以往的交情,這樣就太棒了。」我笑著,「這樣一來,相信不管是學長或于凱森,一定都會很開心。」

「一定是的。」學長點點頭,終於露出平常的微笑,「所以妳希望我們和好,是希望阿凱開心,還是我?」

「嗯?」沒料到學長會問我這樣的問題,我有點遲疑,但看學長講完之後立刻笑了出來,我才稍稍地放了心。

「開玩笑的,時間差不多了,我打電話問問蕙儀要回來了沒。」

「好。」我比了個「讚」,然後突然想起在接于凱森電話之前,學長沒說完的話,「對了!學長!」

「怎麼了?」學長從口袋裡拿出手機,在按下通話鍵之前問我。

「剛剛于凱森打電話來之前,你想說什麼?」

學長尷尬地笑了笑,「我忘了。」

「我記得你說……什麼一直以來的……」

「真的忘了。」學長聳聳肩,「我打給蕙儀囉!」

「嗯。」看著打電話給蕙儀的學長,我竟然有種「學長不是忘了要說什麼,應該是不想說了」的感覺。

類別:幸福的預感
標籤:, , , , , , , ,
連結:固定網址

  (創作)
我是Micat,也是黃米卡。
商周出版的網路小說作者 + 插畫&圖文自由創作者 + 各式文字&圖文設計接案工作者。
嗜 玩樂於部落格&臉書粉絲團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