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幸福的預感】Chapter 2-11

Chapter 2-11

回到住處,我一樣窩在客廳的沙發上,看著有空一定會看的綜藝節目,雖然今天的單元很精彩、來賓也很幽默,但是不知怎麼搞地,我的心思好像就是不太能集中在電視節目上。

大部分的時候,我想著今天湘湘的來電,然後又想到剛剛和于凱森所相處時的畫面。

不知道湘湘為什麼突然撥電話給我,我和她之間還有什麼要講的呢?和她之間,又有什麼她堅持要面對面聊的話題呢?

很多很多的問句一下子冒了出來,坦白說心裡很好奇湘湘想說的到底是什麼,但是儘管如此,自己卻也很清楚,現在的自己根本也沒有那樣的勇氣主動去問個明白。

我嘆了一口氣,心想若是湘湘來台中之後打電話給我約見面的時候,應該要用怎麼樣的理由敷衍她呢?

「路子耘同學,妳嘆氣也嘆得太大聲了吧?」

「妳回來囉?」

「是啊。」蕙儀將一碗甜點放在我面前,「買給妳吃的甜湯。」

「謝謝,我晚點再吃,剛吃了碗牛肉麵,超級飽的。」

「是嗎?」

「嗯,和一個……奇怪的傢伙去吃的。」

「哦?」不知怎麼的,我覺得蕙儀的表情有點誇張,她挑起高高的眉,「妳竟然拒絕了天菜王宇浩的晚餐邀約,結果去跟一個奇怪的傢伙吃飯?」

「不是這樣的,這不過是個烏龍所造成的小意外……」我急忙的解釋,但隨即又因為自己急著解釋的行為,感到好笑。

「所以,妳認識那個奇怪的傢伙多久了?」

「沒有多久,雖然前兩天看過,但嚴格說起來,要說真正認識的話,今天……」

「今天?」蕙儀瞪大了眼睛,「哇塞!路子耘,妳變了!每次聯誼都不肯去,說什麼跟一堆陌生人吃飯、玩遊戲這種事情超奇怪的路子耘,竟然單獨、單獨、單獨和一個自己覺得『奇怪的傢伙』一起吃飯。」

我抿抿嘴,抓起抱枕抱著,「剛剛說過了,只是個巧合而已。」

「說,妳怎麼認識于凱森的?」

「董蕙儀!」我瞪大了眼睛,把抱枕丟向蕙儀,「難怪剛剛就覺得妳的表情異常的誇張,原來早就知道他叫做于凱森了!」

「我就看妳保密到什麼時候,我剛剛正好跟利誠去買東西,正巧被我看到!說,妳怎麼認識于凱森的?」蕙儀順手將剛剛我丟過去的抱枕抱著,下巴靠在抱枕上,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。

「就是今天我們修的那堂課,他也有修……」

「難怪,那他前兩堂課應該是翹課……」蕙儀摸摸下巴,有點喃喃自語的說著。

「什麼?」我疑惑地看著蕙儀。

「第一堂課的時候,我就想說名單上明明有看到他的名字,雖然覺得不太可能,但因為沒看到他,我以為只是同名同姓而已。」

「喔。」

「所以今天是怎樣啊?」

我咳了咳,鉅細靡遺地把今天和于凱森認識的經過說了一遍,從弄髒作業開始到趕著列印、包紮傷口,再到今天吃牛肉麵的情形。

「聽起來蠻有趣的。」蕙儀終於滿意地點了點頭。

「有趣咧!作業弄髒的那一剎那,我都快瘋了!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交出去

,又覺得真的太髒了;想衝去列印,又怕教授點名……唉唷,反正就是緊張死了。」

「不過這于凱森,倒也是挺不錯的嘛……」蕙儀摸摸下巴,像是在思考什麼。

「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挺不錯的,」揚起眉,我故意把「挺不錯」這三個字唸得很大聲,「但是老實說,我是蠻感謝他的,如果沒有他,我想我應該在不知道在怎麼辦的情況下,就把那份髒掉了的作業交出去吧!雖然交出封面髒到不行的作業,讓我覺得很不開心。」

「我懂。」有點小潔癖的蕙儀因為認同的關係,用力地點著頭。

「所以,還好他一直堅持,呃……也一直幫我,不然我真的不用再去上課,等重修就好了。」

「原來是這樣。」

「其實當我想要放棄的時候,他說別讓努力變成無用的努力,還說把這些努力的總和變成我們想要的結果時,」我認真地看著蕙儀,「我很感動,因為一個不相干的人也這麼幫忙我,在那個當下,我突然覺得自己真的也要努力一下才行。

「于凱森真的這麼說喔?」因為驚訝的關係,蕙儀睜大了眼睛。

「嗯啊,句句屬實!」

「沒想到他也會說這種勵志話,看不出來耶。」

「我也覺得,尤其之前看他對宇浩學長那種無禮的樣子,真難想像。」

「那怎麼會又一起去吃牛肉麵?王宇浩邀妳吃晚餐的時候,妳不是一口就拒絕他了?」

「因為他打電話給我,說他已經成功地把作業交出去了,然後要我陪他吃飯

,就和他一起去了。」我聳聳肩。

「喔,這于凱森今天倒是大發慈悲。」

「也許是大悲慈悲,也或許是看我實在太不積極了吧。」我苦笑了一下。

「所以他是怎麼讓教授收作業的?」

「聽說教授跟他爸爸有產學合作上的往來……所以他請教授幫忙的。」

「靠關係喔?」蕙儀很故意地飆高了音調,還挑高了眉。

「不算啦,但他有告訴教授這件事情的原委,教授聽了之後才願意接受補交的。」

「開玩笑的啦!」蕙儀笑瞇了眼,「不過好奇怪,為什麼他這麼好心要幫妳?」

我思考了一下,蕙儀的問題讓我也覺得疑惑。

「還是他對妳有好感?」蕙儀小聲的問。

「怎麼可能?」

「還是……」

「我想只是覺得我太悲情了吧。」

說完,我突然想起和蕙儀對話時的不對勁,「咦?不對!」

「什麼不對?」

「妳怎麼知道他叫于凱森?妳知道他喔?」覺得疑惑的我,劈頭就問。

蕙儀點點頭,「當然。」

「真的認識他?」

「他跟王宇浩一樣,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。」

「那我怎麼不知道?」

「因為妳本來就對這種事情少一根筋。」

「哪有。」我不以為然地皺皺鼻頭。

「再說,他跟我還有王宇浩是以前是同個高中的。」

「同個高中?」我喃喃自語,沒有想到這三個人竟然是同個高中畢業的,而認識了蕙儀的我,也因為蕙儀的關係認識了宇浩學長不打緊,現在又因為莫名其妙的因素認識了于凱森,想想,這也許就是所謂的緣分。

「對。」

「怎麼這麼巧?」拋出疑問的同時,又想起蕙儀的高中讀的是私立貴族學校,學費、學雜費可是貴得嚇人的事。

蕙儀點點頭,輕輕地「嗯」了一聲,「是啊。」

「所以,這是緣分吧?」

「我是覺得這只是恰巧而已,但我覺得他們跟妳才算是緣分。」蕙儀很故意,但是在她故意的表情裡卻又非常認真。

「什麼啦!」刻意忽略蕙儀的認真,我不想討論,因為我猜想蕙儀一定又會聚焦在奇怪的地方上。

「就覺得妳跟他們其實才算有緣分。」

「妳想太多了。」

「我是認真的。」

「才怪。」我皺皺鼻子,「如果不是因為妳,我根本不會認識宇浩學長,如果不認識宇浩學長,那天根本也不會跟他一起遇到于凱森,所以這只是我跟妳的緣分夠深而已。」

「話不是這麼說。」蕙儀伸出她伸出手指在我眼前晃了晃,「所謂有緣千里來相見,所以這就是有緣。」

本想反駁蕙儀,但看著她臉上那種不說服我不罷休的表情,我吞回想說的話

,然後吸了一口氣,「真的想太多了。」

「幹嘛這麼說!」

「不然呢?」

「其實我是真的覺得這是緣份。」

因為看蕙儀說到「緣分」兩個字的時候露出特別曖昧的表情,於是我又嘆了一口氣,「不會是妳說的那種緣分。」

「幹嘛這麼肯定?」

「就是這麼肯定。」我聳聳肩。

「好啦!不討論這個,那我問妳問題總可以吧?」

「什麼問題?」

「先答應我,要回答我。」

我哼了聲,但還是點了點頭,「好。」

「我問妳,王宇浩和于凱森,哪個比較帥?」

我瞪了蕙儀一眼,「妳很無聊耶。」

「妳剛剛說好的。」蕙儀很故意,回了我一個白眼。

「好啦,他們……都帥。」原本想說「一點也不帥」的我,好像因為說不出這樣的違心之論而停頓了一下,最後還是說出了真正的看法。

「那?」

「怎麼樣?」

「他們,妳比較喜歡誰?」

我皺皺眉頭,「什麼跟什麼嘛……」

「快回答我啦。」

「沒有比較喜歡誰。」我想了想,給了個很爛但是很誠實的答案。

「唉唷!」

「就真的沒有。」

「好啦,那這麼問好了,王宇浩和于凱深兩個人,哪個才可能是妳的菜?如果說有機會交往,或是他們同時向妳告白的話,妳會選擇哪個?」

「不想回答這不可能的問題。」我挪動身子。

「快想想,不然我不放妳去休息。」

「小公主,求求妳饒了我好嗎?」雙手合十,我盡可能露出悲情的表情,想打動蕙儀。

「路子耘,快點!」

我嘆了一口氣,「這假設性的問題,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,真的不知道。」

「所以,是王宇浩還是于凱森?」蕙儀仍不肯罷休。

「真的不知道,」我抿抿嘴,看著表情超堅持的蕙儀,「好啦,如果在今天以前,我想我會覺得當然沒得比,絕對是宇浩學長比較棒,但是今天相處之後,我發現其實于凱森沒有這麼討人厭,仔細想想,他們確實也都很好看,個性好像也算不錯,難怪妳說他們都是風雲人物。」

「嗯,這答案尚屬滿意。」

我瞪了蕙儀一眼,「還尚屬滿意咧……」

「那如果哪天,他們同時跟妳告白,妳會接受哪個?」

「沒有這種所謂的『那如果』。」我搖搖頭,覺得蕙儀的問題愈來愈離譜。

「沒有嗎?」蕙儀揚起眉。

「是。」

「唉唷,假設一下嘛……」

「真的不知道,而且也不想去想,」我無奈地看著蕙儀,「或者等我有答案,或者等我真的和他們其中一個交往了,我們會手牽手走到妳面前讓妳知道,好嗎

?」

「好。」蕙儀嘟了嘟嘴,「只是問問嘛,如果和他們有什麼新的發展,一定要第一個告訴我。」

「嗯。」我點點頭。

「記得。」

我再次點點頭,然後突然想到宇浩學長與于凱森之間的衝突,「對了,說到他們,我覺得很奇怪,于凱森對他好像有點敵意,雖然宇浩學長一直說那是個誤會……總之,就是不對盤的感覺。」

蕙儀摸摸下巴,思考了一下我的話,「嗯嗯……」

「怎麼了?」

「沒什麼,」蕙儀挪動了身子,看起來是在思忖些什麼,最後才開口,「其實于凱森以前跟王宇浩是非常好、非常好的朋友。」

「非常好的朋友?不會吧?」一時反應不過來,我瞪大了眼睛。

「他們兩個和幾個學長學姊感情很好,常常幾個人都聚在一起,算是我們學校裡人人都知道的人物。」

「是喔……但為什麼現在會弄成這樣呢?」

「誰知道,他們不說,就沒人知道為什麼。」蕙儀想了想,停頓了幾秒,「記得他們那一群人解散的時候,我還問過王宇浩到底和于凱森怎麼了,但他什麼也沒說,開玩笑的罵我雞婆。」

「真的好奇怪。」

「嗯啊,就想說到底為什麼鬧得這麼不開心。」

「也許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吧。」我嘆了一口氣,想起自己和湘湘之間也同樣回不去的友情。

「怎麼了?」

「沒什麼,只是想到和湘湘也鬧翻了的事情,」我苦笑了一下,「對了,這樣說起來,妳和于凱森也算是朋友呢。」

蕙儀想了想,「也許可以這麼說吧。」

「但從沒聽妳提到過這號人物。」

「其實以前高中時,雖然我不算是王宇浩他們那群的,但是因為跟王宇浩太熟了,而他又跟于凱森很好,所以我對于凱森應該算比認識再熟一點點。」

「嗯……」我想了想,很能了解蕙儀的形容,就像宇浩學長和我之間,很熟是沒有,但是卻也因為蕙儀和他的交情,好像比「認識」要來得好一點。

「大概就是這樣,別看王宇浩是系會長,很有領導才能的樣子,以前在高中的時候,他們那一群其實算是以于凱森為首的。」

「是喔?」聽蕙儀說著,拋出問句的時候,于凱森笑著臉好像突然浮現在我的腦海裡。

「是啊,騙妳幹嘛?」

「前幾天他們遇到的時候,有點針鋒相對的,真的很難想像從前這麼好。」

「……」蕙儀想了想,然後點了點頭,但沒有說話。

「雖然言談之中,宇浩學長好像一直告訴于凱森這一切都是誤會,可是又好像是個很難解釋清楚的誤會,」我嘆了一口氣,「只是,我想不透,既然宇浩學長在意他們之間的友情,又既然知道他們之間存在著什麼誤會,為什麼不說清楚

呢?」

「也許,他有他的苦衷吧。」蕙儀嘟嘟嘴,直接拿起遙控器,轉台。

「真是奇怪。」

「雖然當時被我逼問,王宇浩沒說什麼,不過我大概知道是跟他們那群裡的一個學姊有關。」

「學姊?」

「嗯,一個很漂亮,幾間百貨公司老闆的千金小姐。」

「哇,所以跟我認識的董蕙儀小姐一樣,是千金小姐囉?」

「是啊!可是她是個很漂亮、脾氣又好的公主,脾氣這點就和我不一樣了。」

我噗哧地笑了出來,「難得有讓妳……俯首稱臣的對手。」

「當然。」蕙儀認真地點了點頭,「她可是當時我們學校公認的女神。」

「嗯……」我想了想,轉回剛剛的話題,「所以他們之所以交惡,妳都不知道為什麼?」

「詳細的原因,真的不知道。」

「解鈴還須繫鈴人。」我抿抿嘴,又想起他們當時針鋒相對的樣子,心裡由衷地覺得若他們真的要冰釋前嫌,肯定還是要他們自己才能解決的。

也許……就像自己和前男友、湘湘之間難解的習題吧。

當時幾個班上的好朋友也是想盡了辦法製造機會讓我們和好,但是在彼此都有不愉快的情況下,旁人再怎麼製造機會,只是讓身為當事人的我感到多餘以及反感而已。

「記得每次只要我逼問,王宇浩一定會把我想知道的答案告訴我,但就唯獨這件事,他怎樣也不肯講。」

「也許有一天,他想講的時候就會講了。」

「或許吧。」蕙儀笑了笑,「但是剛剛答應我一定要告訴我的事情可別忘了。」

「知道。」我白了蕙儀一眼,「我會記得。」

  .ads in wordpress

類別:幸福的預感
標籤:, , , , , , , , ,
連結:固定網址

  (創作)
我是Micat,也是黃米卡。
商周出版的網路小說作者 + 插畫&圖文自由創作者 + 各式文字&圖文設計接案工作者。
嗜 玩樂於部落格&臉書粉絲團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