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者

曾幾何時,妳未經我的同意,擅自闖進了我的生活,我知道這是一段不正常的關係,而妳卻總是恣意妄為地進出我的住處,絲毫不在乎別人的眼光。

「別這樣!我們應該停止這樣的關係。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!」我毫不留情的說著。
妳歇斯底里地怒吼:「別管他人怎麼想!」

說穿了,不爭氣的其實是我,導致始終無法終止這樣的藕斷絲連;白天陪伴女友,回到家,腦海裡卻總是出現妳的身影,妳常在深夜裡來到我的住處,漆黑靜寂的房間裡,再怎麼小心翼翼,難免發出一絲絲聲響,聽到這熟悉躡手躡腳的聲音,就知道妳來了。

今天又會是個難眠的一晚。

我們就這樣,一而再、再而三地,不顧他人的目光,將這種不正常的微妙延續下去。我想,是我沒有太大的勇氣,結束有關於我們的一切。

一開始,妳說妳不會打擾我平靜的生活,就跟電視上演的第三者一樣,只想待在我的身邊,沒多想要什麼。從久久出現一次,到現在出現的次數愈來愈頻繁,幾乎每天晚上都出現在我的住處,跋扈地佔據了我整個生活。終於,我受不了這種折磨,受不了腦中總掛記著妳的身影,受不了每天的夜晚,我的心總高高地懸著,猜想著妳今晚是否再次造訪。當然,更覺得折磨的,是妳總用妳自以為輕巧的腳步出現,卻不知那窸窣的聲響,對我而言,卻像在我耳邊爆開的高分貝炸彈,時時刻刻讓我的心充斥著不安以及愧對女友的情緒。

對於這樣糾纏不清的曖昧關係,心中百般糾葛,我想,如果當初我們沒有相遇,就不會有現在這樣的為難。

想要切斷這一場發生在妳我身上的不正常關係,我嘗試著與妳理性溝通,卻於事無補,反而讓妳因此失去了安全感,把我抓得更緊。就連不理性地對妳大發雷霆,妳也依然毫不在乎,因為妳知道,我的心不夠狠!所以無法棄妳於不顧!

當初不是說好不會打擾我的生活嗎?不是說好各過各的生活嗎?不是說好各取所需嗎?而如今,一切都變了調、走了樣,就像一個斷了線的風箏,完全失去了控制。事情不該是這樣發展的,劇本不是這樣走的啊!

雖然我們都懂,感情這玩意兒,從來就是不按牌理出牌的,我也一直以為我們之間的理智絕不可能斷線,但現在的我們,卻走到了這般田地。

欲罷不能!
脫序的關係,已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。最終,我們誰也不願妥協,關係一度陷入膠著。

鴨卵密密也有縫,紙終究包不住火,直到女友看出我的異樣,我忐忑不安的慌張神情及閃爍的眼神,再也瞞不了女友敏銳的第六感。

一開始,女友不發一語,選擇了靜默。空氣中瀰漫著詭譎的氛圍,誰也不敢驚擾這一份凝重。

「你們這樣有多久了?這情形?」女友若有所思,最後難掩心中的不安問道。
「嗯……有一段時間了……。」我心虛的回答。

又是一陣沉默,壓得我快喘不過氣來。
「好好去面對你們剪不斷理還亂的糾葛吧!這種事情在所難免,無所謂原諒不原諒,現在,怎麼處理才是最好的方式,你自己好好想清楚!」女友的冷靜與泰然,讓我感到難以置信,但也更堅定了我快刀斬亂麻的決心。

我想是時候了!攤牌,就在今夜。

今日,做了一整天的準備,恨意沖天,殺意破表。
這次,我算是吃了秤砣鐵了心,因為女友的話讓我明白,有些事情本來就該乾脆地做個了斷!

今晚,妳一如往常地來到我的房間,想給我驚喜,看著妳稚嫩純真的模樣,老實說,我的心不禁動搖了起來……。

「對不起,這是最後一次了,我們真的不能再這樣下去了……」
「為什麼!為什麼!為什麼不能!我只是想……」妳無力癱軟在床邊,為了跟我爭辯,嘶吼聲不斷,不知所措的妳,近乎歇斯底里,讓我感到心軟,恨意慢慢降低,甚至轉為同情。深夜與妳相處了兩個多小時,我的內心十分慌亂,我實在沒辦法面對妳的眼淚與泣訴,正當準備收拾恨意的同時,門外的他發出了聲響,頓時,怒火中燒的我失去了理智,再也藏不住我心中的嫉妒,終於,我下了手……。

內心恢復平靜之後,倒頭就睡,什麼仇恨啦、殺意啦,就等明天太陽公公上班後再來處理吧!

早上醒來,見妳仍癱軟在地,身體不斷抽搐掙扎,我彷彿聽見你咒罵著我的絕情,看著妳痛苦的表情,又讓我想起我們相處的點滴,差點因為同情而放了妳……但我告訴自己,此時此刻就是劃上句點的最佳時刻。

今日,這段關係的止步,讓我又回到往日正常的生活,心裡真是五味雜陳,我不知道該珍惜妳的生命,還是帶著我的恨意賞妳個痛快,左右為難的我仍拿不定主意,嘴上忍不住飆出滿滿的髒話-逼!逼!逼!逼!

臭老鼠,妳已經連續好幾天,沒經過我的同意,三更半夜隨意進出我的住處,讓我每天晚上都必須面對妳,製造髒亂、噪音,咬爛東西、隨地撇條,看著在黏鼠板上動彈不得的妳,卻讓我起了憐憫之心,想到妳種種的可惡行徑以及天花板上常常和妳開心玩耍的同伴,只好狠下心來,把黏鼠板及黏鼠板上的妳,交給房東處置。

妳說我無情也好、狠心也罷,如果妳問我,心裡有沒有愧疚?老實說,確實有!
愧疚的不是心裡有妳,而是一條生命的逝去!

對不起。
我想,我不夠愛妳!

最後,老鼠是房東殺的,而我,只是個幫兇!
我只知道,我算是對女友有個交代了。

小時候覺得隔壁麵攤的老闆很無情,把捕鼠籠裡的老鼠浸豬籠,眼睜睜看著老鼠這樣慢慢死去,對年紀還小的我來說,衝擊之大,至今難以抹去。有一天,家裡也捕獲了一隻老鼠,家人於心不忍,覺得還是把牠放走好了,家中唯一男丁的我,被指派戴上麻布手套拯救這隻迷途的老鼠,殊不知這隻老鼠卻恩將仇報,狠狠往我手上咬了一口,忍著痛,我還是把牠拿去草叢裡放了。

網路上關於老鼠的死刑,存有兩派說法——廢死與反廢死。

不堪其擾的受害者常站在「可憐之鼠必有可恨之處,今天你不弄死牠,明天就會被牠弄死!」的立場。沒有親身經歷、實際受過傷害的網友,則佛心來著:「你們這樣很殘忍耶!牠也是一條生命,放了牠吧!」

你心裡的那把尺呢?

.ads in wordpress

類別:瘋小品
標籤:, , , , , ,
連結:固定網址

  (創作)
阿宅工程師一枚,擅長 Android 與 Web 開發。
喜愛大自然,興趣是手作皮革、投資理財及旅遊!
部落格【蛙齋】記錄資訊相關文章,現進駐【都瘋。】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